您現在的位置: 紐約時報中英文網 >> 華爾街日報中英文版 >> 生活 >> 正文

手表還是身份的象征嗎?

更新時間:2019/10/10 20:10:53 來源: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作者:佚名

職場上有句老話:你的手表檔次不能超過你的老板。27歲的托尼·特瑞納(Tony Traina)是芝加哥的一名非合伙律師,對他來說,由于公司高層青睞399美元的蘋果手表,因此想找一款比這更休閑的手表,實在有些困難。不過,他也沒多費心思,向來喜歡腕表的他無視了這條職場禮儀,戴著一塊1,500美元的德國品牌Nomos Glashütte機械表上班。結果,幾乎沒人注意。

以往,一個人的鞋、西裝和腕表能夠反映出此人在工作中的地位。盡管一部分人依然認為腕表能傳達出某些信息,但如今的辦公室文化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:首席執行長穿著運動鞋,用智能手機看時間;很多人遠程辦公;人們也不太愛對手表品頭論足了。和一塊新腕表比起來,“一部新的iPhone手機可能會引發更多評論。”33歲的瑞恩·塞西爾·史密斯(Ryan Cecil Smith)說,他在洛杉磯的一家動畫工作室擔任設計師。今年1月,他買了一塊勞力士(Rolex),就等著那些戴蘋果手表和卡西歐(Casio)的同事們發表羨慕嫉妒恨的言論,然而到目前為止,沒有一個人認出這個價值不菲的家伙。

如今,泰格豪雅(Tag Heuers)這類入門級奢華腕表已從人們手腕上消失,取而代之的往往是智能手表,它們不動聲色地傳遞著現代、年輕、低調與科技的智慧。馬修·馬庫斯(Matthew Marcus)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電視廣告銷售公司NCC Media工作,他的同事中,只要是“千禧一代”,大多都戴著蘋果手表。“他們把這款手表當作是手機的延伸,”30歲的馬庫斯說。于是,戴著不能發短信、也不能發郵件的冠藍獅(Grand Seiko)腕表,馬庫斯成為了異類。

然而,堅信腕表是身份象征的人們依然認為,手表能夠影響別人對你的印象。34歲的凱文·溫曼(Kevin Weinman)是紐約某家奢侈品零售公司的首席財務長,他認為自己的18K金勞力士GMT Master II“更好地營造了閱歷感和權威感”,與他的高管職位相得益彰。

溫曼在接受某家初創公司的多輪面試時,曾把那塊華麗的勞力士換成一些低調的款式,包括老款的勞力士Datejust。“我有意不在面試時戴特別貴的表……我可不想因為看上去要價太高而被踢出局,然后錯失一份薪水不菲的工作。”

39歲的格里芬·卡普里奧(Griffin Caprio)是芝加哥一家播客制作公司的創始人,他也會根據會面對象,更換不同的手表。如果是去見一個潛在投資人,他不會佩戴那款惹眼的綠色勞力士,而是選擇低調一些的品牌,例如芝加哥的本土品牌Oak and Oscar,或是格拉蘇蒂(Glashütte Original)。雖然格拉蘇蒂的價格其實比他的那款勞力士還要貴,但“在鐘表行業以外,了解它的人并不多。”在芝加哥做律師的特瑞納推測,他公司里的同事不會在客戶面前戴特別“招搖的”手表,因為“怕客戶疑心自己的錢到底花到哪兒去了”。

然而有時,象征身份的腕表的確會引發人們的議論和關注,生活中也不乏這樣的例子。卡普里奧曾在幾家軟件和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,他發現,一些好奇的同事會在谷歌上搜索他的手表,然后意識到,它們的價格竟然達到五位數。“你幾乎想把這塊表給藏起來了。”卡普里奧說。他覺得,在同事們眼中,收藏手表是一種“愚蠢的”花錢方式。

認為手表能夠反映一個人在社會等級中的地位,這種觀點在一些較為傳統的職業中依然盛行。40歲的邁爾斯·芬儂(Myles Fennon)是曼哈頓的一名商業地產經紀人,他說,他的同事一想到“我剛賺了一大筆錢,我要好好揮霍一把”,他們就會去買某些名表,包括有著陶瓷外圈的勞力士迪通拿(Daytona)和愛彼(Audemars Piguet)的皇家橡樹(Royal Oak)。比起普通勞力士,芬儂更喜歡“層次感更強”的低調腕表,比如帝舵(Tudor)的不銹鋼運動手表碧灣(Blackbay)。他還記得最近有一次,他和另外三個經紀人去談生意,那三人都戴著各種款式的迪通拿(售價在10,000美元以上)。他說:“坐電梯下去的時候,我的感覺就好像是,‘不好意思啊,我沒接到通知,原來今天是迪通拿日。’”

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。

相關文章列表
14场胜负彩比分奖金